夏轩

我时常因为我是糖党而感觉和你们这些刀党格格不入

[激战2]自制甜饼

#如标题一般就是个甜饼#

#无时间线,有ooc#


“你知道吗,指挥官,有时候我会好奇是否能在拳击赛里打败你,”他这么说,平静的直视着那双黑眼睛,“试试看好吗?”

“等你准备好了就行,司令。”一丝微笑从唇边掠过,对方的回答包含着几分纵容的意味。

特拉赫恩颔首感谢,然后后退一步,保持他认为适当的距离。指挥官则放松的站在原地,垂下双臂,身体微倾,静静等待着,将主动权全然相让。

但这并不等同于放下警惕。他在抬手格挡攻击的时候显得相当轻松,接着翻转手腕捉住了特拉赫恩的手臂。希尔瓦里亲眼见过对方是如何将手臂粗细的钢条生生掰弯的,所以一点也不打算冒险去和对方硬抗力气。特拉赫恩猛然转身用肩膀撞上...

[激战2]名字

#乱七八糟的意识流,不算刀,末尾小剧场#

#灵感来源于烈焰征途冥界部分,虽然知道是配音问题设计的台词,但是看到指挥官第一时间想起的是自己的责任我心里就打了个突#


他依然是指挥官。

这个称呼和他密不可分,哪怕他已经选择独自一人。那些灼灼生辉的过往熔炼进灵魂,改变这个世界的命运同时也改变了他。

有的时候他也会想,那么指挥官到底是谁呢?

我是谁呢。

——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。

***

他将剑刃挥下,看着那个灵魂在这一击下尖叫着消散,扭曲,还原成它本来的样子。某些失去的东西被夺回,某个看不见的空洞被弥补了。他的思维被擦拭一新,迷雾悄然散去,钢铁重锻成型。

“现在我想起来了。”他...

吐槽一下希尔瓦里二十级史诗......应该是“万物皆有成长的权力”那个分支吧。总之我家守护进了副本没触发对话前听到他俩在谈话。


当时我的反应:好凶!

而我家守护的反应......


等等,温柔的多???

就想知道凯西平时到底有多凶233333

还有“姐姐对待小弟弟”这个我不知道是不是翻译的锅,但确实很有意思哈哈哈。忍不住想是不是司令在某些方面上也是不太让人省心的,以至于在妹妹眼里并没有长兄的威严,反而被对方照顾......

于是打开了脑洞。

如果其他初生者也觉得大哥偶尔并不靠谱并为此操心着,如果他们的花环也这么觉得,如果......

指挥官:“也就是说我在求婚之前还需要刷满一个种...

[激战2]树苗和猫

#脑洞的片段,糖,ooc#

#梗见题目,幼生体司令和猫化指挥官#

#一切奇迹(guo)归于阿苏拉科技!#



“司令?”

金色的瞳孔好奇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又挪开去观察桌子的纹理了。手指描绘着深色的年轮,在自己想象出的迷宫中不亦乐乎。

指挥官轻轻叹了口气。

“特拉赫恩。”他柔声说。

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小小的希尔瓦里仰起脸,从桌子上爬起来跳进了他的怀里。指挥官难得有些手忙脚乱的轻轻抱住这颗树苗,让他坐在了自己的手臂上。

在这之前指挥官只抱过人类的孩子,他了解自己的种族,知道他们何时脆弱何时坚韧。但希尔瓦里的幼生体,这种由于科研意外而出现的状态,恐怕没有一个人知晓和了解—...

[上古卷轴]狼犬-3

#全员兽化的脑洞,不严谨也没CP#

#私设成堆,可能是坑#


“我觉得索瑟姆那个混球大概是给了我一只假狗。”奥杜因面色凝重的说。

“就算那三桶麦酒全都灌进了你们俩的脑袋里,我也相信科纳瑞克的眼光。”帕图纳克斯回敬道,“总之先把他从那地方捞出来,行吗?我看他快要掉下去了。”

奥杜因叹了口气,谨慎的用左手的食指和拇指揪住后颈的皮毛,把吵闹哀鸣的幼犬提了起来。

“你真的打算用手洗他吗?”他难以置信的看向端来了一大盆温水的弟弟,“让他在外面的雪堆里蹭一蹭不行吗?”

“那会让他得肺炎,然后你就得去向科纳瑞克解释这孩子到哪儿去了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解释?他不需要解释,他一定会听我的。”奥杜因...

[激战2]猫

#乱开脑洞系列#

#纯·个人印象#


如果指挥官是只猫

司令:我怕是养了只假猫


[希尔瓦里]

非常省心。喜欢洗澡并自然晾干,也喜欢晒太阳。好奇心比较强,经常出没于奇怪的地方,但听得进说教,会按时回家,会帮忙照料盆栽植物。不需要陪伴也可以自己玩上一整天。

[阿苏拉]

非常不省心。搞事狂魔,时常失踪,好奇心非常强,出没于各种科学实验室及产品附近。喜欢爬到高处做唯我独尊状俯瞰众生。暴脾气,不喜欢被摸。被打扰后会设计陷阱报复。

[夏尔]

超凶。为了当本地区的头领所以天天打架,嚎一嗓子就能叫来一群小弟,不过不允许它们留在家里吃饭。不会被钢铁机械吓到,不讨厌机油味。超...

[上古卷轴]狼犬-2

#全员兽化的脑洞,不严谨也没CP#

#私设成堆,可能是坑#


“瓦洛克!瓦洛克!”

正帮着奥杜因把今天的猎物拖进来的瓦洛克没有立刻松口。直到奥杜因拿起斧子,开始肢解那头雄鹿的时候,他才抖了抖身上的雪,看向急匆匆跑来的摩洛克伊。

“你看到米拉克了吗?”已经习惯了这种无声的询问方式,焦虑的副手在他看过来的那一霎那就开始发问。

“他应该留在家里。”瓦洛克陈述道。这是他的安排,而通常来说他族群里的每一个成员都会不打折扣的服从。

“但是现在我到处都找不见他!”摩洛克伊用鼻子蹭了蹭前掌,打了个喷嚏,“也闻不到。”

瓦洛克抬起头嗅了嗅空气,但浓重新鲜的血腥味掩盖了一切,肉和骨骼被劈开的声音密...

[激战2]暮冬

#一个平行世界的脑洞,是刀,后半截有糖,作为一个纯糖党我发的刀片必然也是含糖的#

#刀是友情向,糖有cp和ooc,慎入#

#希尔瓦里不知衰老,人类的时间终有尽时#


“——当泽坦的使者坠入海面,每一个人都在狂吼着庆贺胜利。那是第一次,我们集结起来反抗巨龙的暴虐,彼此之间的隔阂开始淡化。那是第一次,我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战果,宣告了凡人种族的力量。那就是一切的开始,在利爪岛,新的旗帜,新的誓言,和新的希望。那就是我们战胜巨龙的第一步。”

念完这一章的最后一句,他就此停下,将目光投向房间的另一侧。

“我都不知道拉兰瑟还有文学天赋。”见到他看过来,他的听众带着几分笑意说道。

“他近几...

[上古卷轴5]狼犬-1

#全员兽化的脑洞,不严谨也没CP#

#私设成堆,可能是坑#

太阳已经落山很久了,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大片大片的雪花呼啸过大地。这绝对不是适合待在外面的时候。

摩洛克伊站在唯一的入口处,紧盯着外面的暴风雪。他尝试性的迈出一步,立刻就感到了寒冷。他又等待了一会儿,直到寒气穿透了皮毛才退回来。等到温度回升,他又钻了出去,继续眺望漆黑的夜幕。

他没听到脚掌踩在雪上的声音,但闻到了风带来的气息,来者无意掩藏自己的行踪。摩洛克伊竖起耳朵,看着对方不急不缓的穿过风雪,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寒冷的影响。但当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,他清楚的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寒气。

“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,瓦洛克?”

摩洛克伊一边问...

本来还在想今天要不要更新游戏,瞟了一眼公告发现司令的迷你宠物上线,瞬间吓到飞起......并没有修饰,真·惊吓.jpg。

嗯,我现在就去搞黑狮钥匙。

1 / 2

© 夏轩 | Powered by LOFTER